法制網首頁>>
新聞資訊>>綜合報道>>
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孫小果案啟動再審 被查涉案公職人員和重要關系人增至20人
發布時間:2019-07-26 16:10 星期五
來源:新華社“新華視點”微博

新華社昆明7月26日電(記者羅沙)據云南省掃黑辦26日通報,自5月28日向社會通報孫小果案件辦理進展情況以來,有關部門和地方開展了緊張細致的調查核實工作,查閱了大量案件相關檔案材料,調查走訪了大量案件當事人、知情人及相關人員,案件查辦工作取得新的重要進展。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近期作出決定,依法對孫小果強奸、強制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尋釁滋事案啟動再審。

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決定書顯示,1998年,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孫小果以強奸、強制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尋釁滋事罪判處死刑;1999年,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改判其死刑,緩期二年執行;2007年,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改判孫小果有期徒刑二十年。

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該院2007年9月27日作出的(2006)云高刑再終字第12號刑事判決(即原再審判決)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確有錯誤,應當予以再審,并在再審過程中對該院1999年3月9日作出的(1998)云高刑一終字第104號刑事判決(即二審判決)一并進行審查。

被判死刑后實際服刑十二年零五個月

記者從云南省掃黑辦了解到,辦案機關查明,孫小果(曾用名陳果、李林宸),男,漢族,云南省昆明市人,1977年10月27日出生,1992年12月至1994年10月在武警云南邊防總隊新訓大隊、昆明市支隊、武警昆明邊防學校服役(因未達到入伍年齡,其繼父李橋忠利用擔任武警云南邊防總隊司令部警務處副處長的職務便利,將其出生日期改為1975年10月27日)。

服役期間,孫小果因犯強奸罪,被昆明市盤龍區人民法院于1995年12月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于1996年4月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因違法辦理保外就醫未收監執行)。

1997年4月至11月,孫小果在保外就醫期間又多次犯罪。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于1998年2月以強奸、強制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尋釁滋事罪判處其死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1999年3月二審改判其死刑,緩期二年執行,2007年9月再審改判其有期徒刑二十年。

2010年4月11日,孫小果經多次減刑后刑滿釋放,實際服刑十二年零五個月。出獄后,孫小果先后擔任云南咪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云南銀合投資有限公司、昆明璽吉商貿有限公司等企業股東,以及原昆明昆都M2酒吧等多家酒吧股東或實際控制人。

出獄后涉嫌黑惡犯罪

辦案機關查明,2018年7月21日晚,孫小果受李某邀約,先后組織楊某光、馮某逸等7人趕到昆明市官渡區金汁路溫莎KTV,對王某濤等人進行毆打,致王某濤重傷二級,其他人不同程度受傷。

案發后,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于2018年7月30日對其立案偵查,于8月30日對其取保候審。案件于2019年1月3日移送至官渡區人民法院后,辦案部門發現孫小果系1998年一審被判處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時向云南省委報告。省委高度重視,要求對該案深挖徹查,依法辦理。官渡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18日決定對其逮捕,公安機關對孫小果2010年4月刑滿釋放后涉嫌違法犯罪全面開展偵查,發現孫小果及其團伙成員先后有組織地實施了聚眾斗毆、開設賭場、尋釁滋事、非法拘禁等違法犯罪,涉嫌黑惡犯罪,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2019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進駐云南后,將該案作為重點案件進行督辦;5月,全國掃黑辦又將該案列為掛牌督辦案件,并派大要案督辦組赴云南指導督促案件辦理工作。

被查涉案公職人員、重要關系人增至20人

云南省紀檢監察機關在之前已對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梁子安等11人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的基礎上,近日又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云南省司法廳原巡視員羅正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田波、云南省公安廳刑事偵查總隊原副總隊長楊勁松等3人進行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同時,云南省檢察機關在前期已對4名監獄干警立案偵查并采取逮捕措施的基礎上,又對涉嫌徇私舞弊減刑的2名監獄干警采取逮捕措施。至此,孫小果案被查涉案公職人員、重要關系人增至20人。具體情況為:

辦案機關調查發現,在孫小果案2007年再審中,受其母孫鶴予、繼父李橋忠請托,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梁子安、田波涉嫌徇私枉法、受賄等嚴重違紀違法。梁子安、田波2人分別于2019年5月、6月被采取留置措施。

同時,云南省公安廳刑事偵查總隊原副總隊長楊勁松因在孫小果案中涉嫌違紀違法,于2019年6月被采取留置措施。

調查發現,在孫小果服刑期間,孫鶴予、李橋忠請托云南省司法廳原巡視員羅正云,云南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局長朱旭、原副巡視員劉思源,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原副庭長陳超,為孫小果違規考核計分、評選“勞動改造積極分子”、利用并非其發明的實用新型專利認定重大立功,違法幫助其減刑。日前,上述4人因涉嫌徇私舞弊減刑、受賄等嚴重違紀違法,分別被采取留置措施。

辦案機關調查發現,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在辦理孫小果2018年7月21日聚眾斗毆案過程中,受孫小果、李橋忠請托,時任官渡區人民政府副區長、公安分局局長李進,官渡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所長鄭云晉收受賄賂,虛構孫小果自首情節,違法為其辦理取保候審。李進、鄭云晉2人因涉嫌徇私枉法、受賄等嚴重違紀違法,于2019年4月被采取留置措施。

此外,云南省檢察機關對在孫小果服刑期間涉嫌違法幫助其減刑的云南省監獄管理局安全環保處處長王開貴、云南省第一監獄指揮中心監控民警周忠平、云南省第二監獄十九監區監區長文智深、云南省第二監獄醫院管教干部沈鯤、云南省第一監獄督查專員貝虎躍、云南省官渡監獄副政委楊松等6名監獄干警,以涉嫌徇私舞弊減刑罪進行立案偵查,并分別于2019年5月、6月采取逮捕措施。

此前,孫鶴予、李橋忠、李卓宸(孫小果之兄),王德彬、孫馮云(孫小果案重要關系人)等5人均因在孫小果案中涉嫌違紀違法被采取留置措施。

調查中還發現其他重要線索,有關部門正在依法依紀深入開展調查。

網傳孫小果身世背景多有不實

云南省掃黑辦還介紹了有關部門調查的孫小果家庭成員和主要社會關系的基本情況:

孫小果母親孫鶴予,曾用名孫學梅,1952年生,現年67歲,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孫小果1994年強奸案于1998年被開除公職,后被昆明市官渡區人民法院以包庇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2003年7月釋放。

孫小果生父陳躍,曾用名陳耀,1940年生,1973年從部隊轉業到昆明市公安局任普通干警。1982年2月與孫鶴予離婚。1985年離開昆明市公安局到昆明市物資局工作,1996年因腦溢血中風癱瘓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

孫小果繼父李橋忠,曾用名李喬忠,1958年生,現年61歲,1992年與孫鶴予結婚,1996年從部隊轉業到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任副局長(正科級),1998年因為孫小果1994年強奸案違規辦理取保候審等受到留黨察看兩年、撤職處分,2002年任五華區城管局副局長(副科級),2004年任局長,2018年10月退休。

孫小果爺爺陳玉清,原昆二十中工人;奶奶陳慧芬,原昆十一中工人,均已故。

孫小果外公孫其翔,原成都鐵路局重慶分局工人;外婆吳秀蘭,原山城針織廠工人,均已故。

李橋忠父親李發成,現年81歲,云南省墨江縣農民;李橋忠母親馬貴芝,云南省墨江縣農民,已故。

孫鶴予、李橋忠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于2019年4月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調查。未發現孫小果生父陳躍涉及孫小果案。

此前網絡上有關孫小果家庭背景的傳聞,與有關部門調查掌握的孫小果家庭實際情況不符。

全國掃黑辦表示對孫小果案將堅決一查到底

全國掃黑辦有關負責人表示,全國掃黑辦已將孫小果案列為重點案件,實行掛牌督辦,并派大要案督辦組赴云南指導督促案件辦理工作。下一步,全國掃黑辦將繼續督促云南政法機關和有關部門依法依紀加大案件辦理及有關問題查辦力度,對于案件涉及的國家公職人員違紀違法問題和線索,不管涉及到什么人,都將堅決一查到底,依法依紀嚴肅處理,決不姑息,重大進展情況和調查處理結果將適時向社會公布。


相關鏈接:

法制日報評論:孫小果案再審彰顯法治力量

陳光中:對云南孫小果案立案再審完全正確合法

汪海燕:遵循法治精神 回應熱點案件的社會關切

陳衛東:孫小果再審一案的觀察與分析

衛躍寧:對孫小果案啟動再審的意義



責任編輯:秦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