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政法官微運營亂象及輿情“雷區”解析
發布時間:2019-11-11 14:09 星期一
來源:法制網

□ 法制網 牛佳宇 彭曉月

編者按:根據新浪微博數據,自2011年政務微博元年至2018年底,經過認證的政務微博已達到17.6萬個。政務微博在政務公開、政民互動、創新運營方面每年都會有亮眼表現。然而,作為政務微博的重要組成部分,一些政法機關的官方微博在日常運營和輿情工作中頻頻出位,引發負面輿情的案例層出不窮。法制網輿情中心(ID:fzwyqzx)通過梳理近幾年涉及政法官微問題的典型案例,剖析現象背后存在的問題,為相關部門完善官微管理流程與機制提供參考。



一、政法官微運營過程中常見的四大亂象


2018年年底,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推進政務新媒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提出,要持續提升政府網上履職能力,努力建設利企便民、亮點紛呈、人民滿意的“指尖上的網上政府”,其中明確要求“解決有平臺無運營、有賬號無監管、有發布無審核等問題”。這說明,一些政務官微運營狀況和實際效果距離相關文件要求還差之甚遠。在具體工作中,個別地方政法機關的官方微博運營存在多種亂象,應當引起各地政法機關的注意和警惕。


1. 運營混亂化:管理不善被趁虛而入


官微運營包括賬號開設認證、密碼管理、內容編輯、形式創新、審核把關、效果反饋、績效考核等多重環節。而官微管理不外乎涉及兩層人員:一是官微日常運營者;二是負責審核、把關、監督的領導。任何一個環節或者任何一層管理人員出現工作漏洞,都會成為誘發輿情的潛在風險因子。據觀察,每當涉及政法官微的負面輿情出現,十有八九都與管理不善有關。主要表現為以下兩種情況:

一是審核不嚴。像河南省正陽縣公安局官微“@平安正陽”兩天內狂刷3224條微博這種刷量現象,就暴露出機械化考核、運營者盲目應付心理、審核缺失、形式主義等問題。而官微自我舉報現象,如2014年張掖政法委官微舉報自家干部通奸、2018年上海徐匯區檢察院官微舉報本單位檢察官制造冤假錯案等,不僅是官微負責人保密意識缺失,更是領導審核把關不嚴的后果。如果事前有嚴格的審查制度,經過相關程序核準后才可發布,也許就可完全避免此類情況發生。

二是陣地失守。一些陷入“僵尸狀態”的官微常?;嵋ⅰ暗梁擰狽綺?。今年1月24日,河南平頂山檢察院官微被盜號者轉發不雅信息,經進一步搜索發現,該官微1月至7月大半年期間都處于信息斷檔狀態,直到8月出現“平頂山副檢察長家屬毆打司機”輿情事件后才冒出來發聲回應。這類只是轉發上級官微的內容,轉評贊均為零,存在感極低的賬號,極易被盜號者趁虛而入。而2016年10月山西沁水縣公安局官微轉發無聊小廣告,也是因長期無人維護而被不良人員利用。


2. 發聲情緒化:成輿情紛爭肇始之源


“一言不合就開懟”似乎成了輿論場常態。后真相時代,事件一出,情緒先行,連官微也未能幸免,官微互懟、官微懟網民常常引發不小的輿論紛爭?!癅深圳交警”與“@江西高速”的互懟事件曾引發輿情。在今年春節期間,公安部交管局官微點贊仍堅守崗位的交警,配圖為騎在摩托車上的深圳女鐵警。原本是一則正面宣傳推文,卻被“@江西高速”打破了氣氛,它嗆聲道“為什么她可以騎摩托車,老百姓就不能騎?”“@深圳交警”立即回?。骸罷饈槍儼┬”嗨檔幕??不懂請查閱相關法律,人民警察執法可以用什么交通工具請了解一下,人民警察還佩槍,為什么老百姓不能佩?!逼纜矍墓儻⑵苧桿儻罅客裎Ч?,但部分網民轉而討論深圳交警偷換概念、禁摩限電政策合法性等話題,完全忽視了原博傳遞的正能量意義,引發輿論歪樓效應。

類似案例在政務官微運營中也不鮮見。今年8月8日,因“青島發布”在頭條號上錯發一則“臺風預警”信息,“@青島氣象”便在微博上開懟“@青島發布”,文中連發六問,且使用了大量感嘆號,言辭夸張激烈。而“@青島發布”隨后發文稱“不要在小事上浪費時間,將軍有劍,不斬蒼蠅”,沒有狡辯、沒有認錯,字里行間都透露著傲慢與不屑。官微發布信息本應起到平息紛爭的作用,而不應是紛爭的肇始者。不管是“@江西高速”“@青島氣象”不加緩沖的直接質問,還是“@深圳交警”“@青島發布”直接或間接的回應,都非明智之舉,極易激發輿論情緒進而引發爭議。這一來一回的隔空“互懟”,非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成了“吃瓜群眾”的談資。如果涉事雙方能通過私下溝通的形式淡化處理,比如“青島發布”盡快撤掉錯誤稿件、“@江西高速”撤回不當言論,發布更正或致歉,坦誠承認錯誤,將影響降到最小,也不至于鬧上熱搜,令雙方顏面盡失。


3. 內容媒體化:暴露職責與定位不清


官微雖為政務新媒體平臺之一,無論信息形式如何新穎轉變,但始終不變的是要代表官方立場和形象,而不能淪為媒體的復讀機或擴音器。然而當下有些政法官微運營卻表現出較為嚴重的媒體化現象,偏離自身職責與定位。

一種是在日常運營中簡單復制媒體信息蹭熱點。如去年9月,爭議歌手臧天朔的離世登上微博熱搜榜后,個別政法官微就勢引用熱搜話題和媒體報道,為其“點蠟燭”默哀,全然不顧臧天朔曾有著吸毒涉黑的前科。在掃黑除惡斗爭如火如荼進行的氛圍中,代表官方立場的官微竟公開祭奠涉黑歌手,不僅與自身職責、工作毫不相關,還有誤導輿論之嫌,因此遭到警察自媒體的發文批判。

另一種是在熱點輿情事件中發表不合時宜的媒體式評論,這種情況在政務官微中較多出現,政法機關需注意規避。比如在無錫高架橋側翻事故發生后,相關視頻廣泛流傳、各種信息快速流布,一時間謠言四起,觀點混雜?!癅無錫發布”卻發表了一篇批判式評論,文中用“假慈悲”“博眼球”“自嗨”等字眼痛斥當下的網絡現象。如果是媒體,作為事件觀察者與記錄者,從第三方視角評論無可厚非。但“@無錫發布”作為官方信息出口,用高高在上的口吻批駁網民對事故的討論,就會把自己推向網民的對立面。

......

(全文閱讀請參見《政法輿情》2019年第40期)


責任編輯:王千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