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金沙江畔命案引出一份“漏罪清單”
依法追訴漏罪漏犯 追加認定惡勢力犯罪集團典型案例
發布時間:2019-09-05 04:46 星期四
來源:排列三的直选推算方法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蔣安杰

大邑縣,位于成都平原西部,與邛崍山脈接壤。一直聽說川西很美,多少次想去卻未成行。沒想到,因為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彭美春等21人惡勢力犯罪集團典型案例,與大邑有了交集。

那是8月的一個午后,天空藍得有些耀眼,棉花般的蘑菇云簇擁著連成片,映出成都上空一種神奇的美。車開到大邑晉原鎮后輾轉了幾條巷子,我們才找到死者晏某的媽媽在電話里約定的見面地點——大藥房。

這是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母親。兩年前,因為一起發生在金沙江畔的惡勢力犯罪命案,她痛失獨子,至今未能從傷痛中走出來。提起彭美春案,能深切感受到她無法釋懷甚至憤然。她哭著講述,家里現在只有她和孫子兩人相依為命,孩子經?;嵩諞估銼ё虐職值惱掌胨?,她也幾次想到“去死”……生活早已不是曾經的模樣。

在與她對話的過程中,《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晏某被害前主要在錦屏一帶做水果收購生意,每個月都能給家里足夠的費用??梢韻胂?,傍晚搬個板凳坐在街邊看孫子玩耍,美美地呼吸一下火鍋的麻辣氣味,或許是她曾經“巴適生活”的常態。

而這一切猶如停擺的時鐘,在2017年6月的那個夏天戛然而止。奶奶傾訴時難掩悲傷,旁邊有個白凈少年,乖巧地遞上紙巾并幫奶奶擦拭淚水,他那雙純凈的眼睛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問他多大了?回答說10歲。

多么讓人憐愛的年齡,他心里的呼喚是什么呢?

公安機關:及時出警迅速破案

錦屏鎮隸屬于四川省宜賓市下面被稱為屏山的一座縣城,位于金沙江下游北岸。從唐古拉山主峰各拉丹冬雪山流下來的雪水與四川盆地高空的流云在這里交匯,演繹著金沙江的波瀾壯闊和歲月的萬千變幻。

8月初,當記者隨同彭美春案主辦偵查人員——屏山縣公安局刑偵大隊重案中隊中隊長覃光文一同前往錦屏鎮時,適逢暴雨,看不清路,伴隨著雨刷器的摩擦聲,我們重新來到案發地。只見地面還有未燃盡的蠟燭,仿佛訴說著哀思,而道路的兩旁,一邊是雨后不時有山石滑落的陡崖峭壁,一邊便是洶涌澎湃的金沙江……

工作10年的覃光文對記者講述,那天也是一個雨夜。2017年6月23日22時許,屏山縣公安局110指揮臺接到群眾報警稱:在錦屏鎮珠寶洞(小地名)不遠處有人打架,其中有一人疑似掉入金沙江,目前下落不明。刑偵大隊接到通報后,立即組織專案人員前往。凌晨1點到達案發現場時,路邊欄桿上還有未被大雨沖刷干凈的血跡,民警在現場冒著大雨對案件進行調查。

案發當晚8時許,彭美春等人與晏某因生意競爭關系發生口角,從而發生抓扯,被拉開后晏某與朋友乘車前往屏山縣書樓鎮。為了報復,不服氣的彭美春招呼多人駕車攔截,上演了驚魂的“午夜悲劇”。

一名證人說,一輛白色的越野車斜插到晏某的車前三四米處停下,隨后一輛車包抄在面包車后,之后又來了幾輛摩托車。彭美春及其同伙下車后直接把晏某后排的車門打開,將晏某拖出來帶到車尾處圍毆;彭美春用撿來的木棒和鋁合金棒,直接毆打晏某頭部,導致其頭部流血。

另一名證人陳述,晏某抱著腦袋往書樓鎮方向逃跑,后面一群人在追,跑了約200米后,晏某為躲避逼近的白色越野車,翻越公路護欄跳到距金沙江江面垂直高度約16米的公路南側,不慎滑入懸崖下的金沙江中。

屏山縣公安局加大偵辦力度,共抓獲犯罪嫌疑人8名,于2017年9月25日,將犯罪嫌疑人移送屏山縣人民檢察院。由于彭美春等人涉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可能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根據級別管轄規定,2018年1月23日,屏山縣檢察院依法將該案報送宜賓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檢察機關:介入偵查引導取證

2018年1月23日,彭美春等8人故意傷害案的6本偵查卷宗移送到宜賓市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副主任李直手中時,正趕上中央部署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此舉事關治國安邦的戰略謀劃和對人民福祉的深情關切。

2018年1月1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鍛ㄖ分賦?,為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進一步鞏固黨的執政基礎,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在全國開展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

2018年1月23日,中央政法委召開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電視電話會議作出重要部署,要求堅決打贏這場硬仗,吹響了專項斗爭的“沖鋒號”。

為落實好《通知》要求,依法從嚴懲處黑惡勢力,打早打小,努力將其消滅在萌芽狀態,嚴防坐大成勢,最高檢要求全國檢察機關扛起專項斗爭重大政治責任,對正在審查批捕、審查起訴的案件實行“一案雙查”。

不滿足于就案辦案,反反復復認真閱卷后,在一次檢察官聯席會上,年輕的檢察官謹慎提出:“彭美春等8人涉嫌壟斷屏山縣錦屏鎮李子水果生意,毆打被害人晏某并致其死亡,可能具有惡勢力團伙性質,公安機關在偵查過程中卻未予認定?!?/p>

為準確查明案件性質,全面了解涉案人員在當地的違法犯罪行為,宜賓市檢察院先后8次主動與公安機關進行會商,研判該案性質和偵查方向。最后,初步確定“彭美春等人長期拉幫結伙、橫行鄉里,除涉嫌犯故意傷害罪外,還多次伙同多名漏犯實施了尋釁滋事、聚眾斗毆等犯罪行為”。

2018年2月24日,宜賓市檢察院將此案退回屏山縣公安局補充偵查。

由于該案時間跨度大、案情復雜、涉案人員眾多,宜賓市檢察院于2018年3月28日,以被告人彭美春、肖體洪等8人涉嫌故意傷害罪,向宜賓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起命案能牽出多長的清單?

公安機關經認真細致的工作,依法查明,2011年至2017年期間,彭美春、陳濤、譚義洪等人經常糾集在一起,在屏山縣錦屏鎮、屏山鎮、龍溪鄉等地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形成團伙,氣焰囂張,造成1人死亡、3人輕傷、4人輕微傷的嚴重后果。

2015年9月24日,彭美春等人駕駛兩輛摩托車前往屏山縣老君山采集竹筍,路經鴨蛋溝(小地名)時,被臨時管理員蔣科乾攔下后,彭美春等人二話不說,用彎刀將欄桿砍斷闖進山里。

當晚7時許,彭美春等3人從山上下來時見欄桿修好了,便吼道:“私娃子,你抬不抬嘛?”蔣科乾立馬冒火,“私娃子,你們找事嗎?”話音未落,彭美春同伙就從摩托車上拿出一把刀砍去,蔣科乾也拿起木棍回擊,后來看到工地上有工友過來聲援,彭美春3人急忙扔下摩托車跑了。蔣科乾選擇報警。

不久后,一輛警車朝工棚駛來,同時,從錦屏鎮方向也有四五輛面包車呼嘯而來,下車的一共有二三十人,彭美春也在其中。有人喊道:“是哪個?給老子打,警察在那里也一樣,打!”對方一群人持木棒、鋼筋和刀具將蔣科乾打翻在地上后不過癮,還把一位幫忙拉架的工友抬起來直接扔到公路邊的背溝里。

據蔣科乾后來回憶,當時在場的警察想過來勸阻,但根本過不來,對方人太多,被擋住了。

當晚,為了“感謝大家幫忙打架”,二三十人到錦屏鎮擺了兩三桌“答謝宴”。記者從辦案人員處了解到,因為打架,彭美春破了點皮,還有一個同伙手機壞了,彭美春居然反過來跟工地老板索要了7000元醫藥費和1500元的賠償費。

宜賓市檢察院與屏山縣公安局會商后一致認為,補充的違法犯罪行為證據充分證實了以彭美春為首要分子的犯罪團伙層級結構清晰,在當地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已經構成惡勢力犯罪集團。宜賓市檢察院分別于2018年9月25日、10月26日依法追訴被告人彭美春、譚義洪兩人漏罪8起、其他違法事實4起。

人民法院:漏罪漏犯并案審理

案件被依法起訴后,相關漏罪及團伙漏犯仍在繼續補充偵查過程中。為實現打深打透、不枉不縱,宜賓市檢察院協商市中院,待追加起訴漏罪、漏犯后一并予以審理,同時,向公安機關提出補充偵查意見80多條。李直先后3次前往屏山縣公安局督促引導取證。

記者在宜賓中院見到主審法官鐘權時,這位1993年西南政法大學畢業分配到法院、有著將近20年刑事審判經驗的資深法官坦言,等待追加起訴漏罪、漏犯并案審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由于此案社會影響重大,除彭美春、譚義洪、肖體洪等委托了辯護律師外,法院依法為12名被告人指定辯護律師,并召開庭前會議,聽取控辯雙方意見,詢問被告人庭前供述是否屬實,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有無非法證據排除意見等。

記者看到,長達200多頁的判決書里,詳細記錄了案件查實的每個細節。那么,公訴人的指控意見,法院是否全部采納?鐘權介紹,對案件認定惡勢力犯罪集團及組織成員地位、作用認識完全一致,只是有兩筆事實能否認定尋釁滋事罪存在分歧。

案件意義:一個案例勝過一打文件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在多個場合強調“一個案例勝過一打文件”的重要性。

彭美春一案中,我們看到,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時,未局限于移送審查起訴案件事實,沒有就案辦案,而是主動作為,通過退回補充偵查與介入補充偵查相結合,認真梳理查找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違法犯罪線索,通過追訴漏罪、漏犯,實現了精準打擊和不枉不縱。

“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理念指引是第一位的。時刻想著能為群眾伸張正義,才能讓你的目光不斷往返于事實和法律之間,用最精確的定罪量刑實現罪責刑的平衡?!幣吮鍪屑觳煸焊奔觳斐ふ牌淥?。

記者采訪時了解到,由于彭美春為首的惡勢力犯罪集團長期逞強立威、爭奪當地水果收購生意,去年錦屏鎮李子大豐收,卻無人敢來收購。因而,彭美春惡勢力犯罪集團的落網大快人心,在錦屏鎮乃至整個屏山縣都反響極大。

曾在2011年被彭美春打傷的張賢貴,事隔8年提及此事仍然耿耿于懷、情緒激動,對于彭美春隨身就掏出匕首的場景歷歷在目。記者采訪時,張賢貴說著說著就站起來用手使勁敲一下桌子,由普通話改為四川話,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表達他的憤怒。

張賢貴曾是錦屏鎮“樓上樓”火鍋店的老板。2011年9月1日的凌晨,彭美春打電話約服務員黃某外出,被拒絕后火冒三丈,立即用石頭將玻璃打爛,張賢貴等人制止,彭美春就用啤酒瓶和拳頭對張進行毆打致其頭部受傷,后又用刀將張賢貴的右手中指刺傷。

“這么多年,彭美春這伙人正事不干,卻一直囂張、逍遙法外,早就應該把他抓起來?!閉畔凸笥盟拇ɑ按笊っ藕白潘?。

讓人民群眾滿意,還老百姓朗朗乾坤,這不正是黨中央部署這項事關人心向背和基層政權鞏固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初衷嗎?

必須提到的是,彭美春案不僅讓我們看到法律對黑惡勢力的絕不讓步,也讓我們感受到了法律的溫暖。該案死者晏某的母親,那個10歲少年的奶奶,曾提到她在申請司法救助。

截至發稿前,記者特別連線同往大邑的省檢察院檢察官陳龍,回復說:“經電詢,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已啟動彭美春案司法救助,將救助3萬元左右,并已經轉告晏母……”

責任編輯:劉一鳴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