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小說 · 連載】我的上海假日 (三)
發布時間:2019-08-29 13:53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治周末

—— 導讀 ——

沈夢遠沒有想到,漂亮女孩文熙在專業上不僅不平庸,還在短短兩天的時間里,出色地完成了自己交代的工作任務


前情提要


陸文熙和沈夢遠第一次見面,兩人相談甚歡。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陸文熙化名為文熙,并讓好友許愿為自己保密。見面結束后,陸文熙打電話給身在美國的許愿,表達了希望借住在好友上海家中的想法,許愿欣然應允。兩人還聊起了許愿父親遭遇的那起官司……


【一】


“我保證,只要一宣判撤銷股份轉讓協議,我馬上訂機票回國?!斃碓感攀牡┑┑廝?,“你以為我不想回國嗎?我已經7年沒回家了,總是在夢中回到江南,回到小橋流水人家……”她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傷感。

“好了,都快過去了,別難過了。從現在開始,多想想你回來后家里的產業如何發展吧!你可是你們家的獨生女、未來的霸道女總裁,應該多思考你們家如何融入‘一帶一路’啊?!蔽奈醢參啃碓傅耐?,開起了玩笑。

“其實,經歷了這個事件,我也不知道自己對留在國內還有沒有信心。你知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句話吧?這件事給我們一家人、身邊的親朋好友都留下了夢魘?!斃碓竿A送?,說,“你知道,沒有法治,就沒有對未來的預期,就沒有安全感?!?/p>

“嘖嘖,不得了,不得了,許大小姐現在深諳法治的內涵了呀!”文熙哈哈大笑起來,沒想到她說出這么深刻的話。不過也不奇怪,許愿后來去斯坦福大學商學院讀了MBA,她對于法治和營商環境的關系自然是在行的。

“法治環境需要你親身回來感受,我先來替你感受來了?!蔽奈跛?。

“那你先好好感受。你們家在中國有那么多投資,法治環境對于你們家也很重要。應該說,更重要?!?/p>

“我第一感覺很好呀!從我今天看到的律師事務所和律師——也就是你親戚沈夢遠身上,我看到了中國法治的希望。你知道嗎?律師,是現代法治文明的標志。律師興,則法治興!”

“哈哈,我們倆好像經常是換位的。你像中國人,我倒像美國人。你慢慢觀察吧,不要急于下結論。在中國,法治的‘硬件’都是高大上的,比如你看到的律師事務所,我相信一定毫不遜色于美國的頂尖律所。但是軟件呢?軟環境呢?”

兩個人經常就是這樣針鋒相對、暢所欲言。

“對了,對我表哥的印象怎么樣???他對你還照顧吧?”其實許愿對沈夢遠特別不放心。因為他們并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也只見過幾次面,許愿總感覺沈夢遠木木的,也不愛說話,老是一本正經的樣子,無聊無趣,照顧人應該也不怎么樣。

“挺好的呀!請我在環球金融中心吃飯,剛剛還送我回家呢。我本來不要他送的!”文熙高興地說。

“那還差不多!”許愿聽了也很高興,生怕表哥“掉鏈子”,怠慢了好朋友。

本來文熙還想跟許愿聊聊她和沈夢遠的“第一面”,但許愿那邊要開始工作了,于是掛掉了電話。


【二】


洗完澡,文熙躺在黃花梨木搖椅上休息,刻意用身上裸露的肌膚在搖椅上摩挲,感受那份冰涼、光滑、細膩,宛如與嬰兒肌膚相親……她臉上露出陶醉的表情,那是同樣宛如嬰兒般的笑容。

這是一把古董黃花梨搖椅,清代的,爸爸托人買的。

回到中國,文熙才第一次知道還有一種有著如嬰兒般肌膚手感和漂亮紋理的木頭,名叫黃花梨,其中以產自中國海南的為最佳?;蘋ɡ媸魘欽湎”粑N鎦?,聽說上百年才能成材,而真正能用的,只有剝去層層外皮后最中間的一點點“花梨格”。所以,黃花梨木是論克賣的。

陸家有收藏古董的傳統。尤其是文熙的爺爺和爸爸非常喜歡中國古董,瓷器、玉器、青銅器、木器、字畫等收藏了不少,也收藏現當代珍品。文熙低頭瞅了眼胸前的翡翠玉墜,這是一塊通體翠綠的極品帝王綠雕刻的彌勒佛,陸家祖傳的,傳到她這兒已經是第七代了。

文熙18歲生日時,爺爺奶奶把這枚玉墜送給她作生日禮物,據稱當時的估值就在500萬美元以上。文熙非常喜歡這個又綠又透又水的“胖笑佛”,從此就未離身。她尤其喜歡拿著玉墜,像用按摩儀一樣在臉上滑來滑去,那種感覺太舒服了……

突然,一聲微信的提示音響起,文熙警覺地起身,鞋都沒穿,三步并兩步地走過去抓起手機。因為目前這部手機里的聯系人只有管家、程雪和沈夢遠3人,所以,一定是沈夢遠發來的。

果然是他。隨著一聲一聲的提示音,收到了好幾個文件,有中文的,也有英文的,都是華天公司與LR公司的相關材料。

“你這兩天先熟悉一下這些材料吧,紅筆圈出的地方麻煩你幫忙翻譯一下,有的問題如果能完善就更好。謝謝!”沈夢遠留言。

“好的,我試試!”文熙秒回。

本來一身疲憊的文熙突然來了精神,臉蛋露出如花般甜美的笑容,感覺一切都如自己所愿,這么快就要進入主題了。

關于LR公司與華天公司的訴訟,文熙自然是非常清楚的。她想知道的是華天對對手的了解程度、華天的策略、政府的態度、司法的態度、中國人的情緒等……她不想做也不會去做商業間諜,不會用非法手段去刺探對方的機密,這是她做人做事的底線。

其實,很多東西也是可以通過公開信息獲得的,只是得耗費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搜集、整理、分析、歸納,就像一些智庫做的事情一樣。當然,最后的結論也未必準確。


【三】


“奶奶,你除了想吃稻香村,還想吃什么?”沈夢遠一邊收拾去北京的行李,一邊對奶奶說。

“不想吃什么。牙齒不好,咬不動了,你自己出門在外,要注意安全哈!”奶奶今年已經80歲了,滿頭白發、身材瘦小、腿腳不便,慈祥的笑臉上刻著歲月的滄桑,操著四川口音,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國老太太。

沈夢遠的童年是在四川不為人知的大山深處度過的。他的父輩和祖輩都在大山里的一家三線企業工作。企業的工廠原本在上海,上世紀60年代初,隨著轟轟烈烈的“三線建設”浪潮遷到了大西南。

沈夢遠小時候有一次隨爺爺奶奶回了趟浙江老家,還順便去了上海。那時,他幼小的心靈里就埋下了一顆種子——長大后一定要帶著爺爺奶奶、父母甚至姑媽、叔叔、兄弟姐妹們回到故鄉,回到江南,在那兒成家立業。

蒼天不負有心人。研究生畢業那年,沈夢遠奔向了夢想的江南,到適合他事業發展的國際大都市上海做了一名專利代理人和律師。打拼3年之后,他就實現了兒時的夢想,把父母和奶奶接到了上海,并在不錯的地段按揭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一年后,他幫助堂妹考上了復旦大學的研究生。他想,堂妹畢業后如果留在上海工作,叔叔一家也可以回到上海了。

“我們不要什么,你千萬不要買北京烤鴨了啊,買了我們也不吃!”夢遠的父母趕緊在一旁說。這個兒子就是太孝順太細心了,走到哪里都要給一家人買東西回來。以前無意中說了一句“北京烤鴨有名”,兒子就記住了,每次都買,還買很多,吃夠了。

“那你們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想吃,什么都買得到。你以為還是以前山溝里的日子嗎,兒子?”母親呵呵地笑著。

人家都說,女兒是小棉襖,但沈夢遠這個兒子卻超過很多女兒。他從小就懂事、細致、體貼,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標準的“暖男”一枚。但就是這樣一個“暖男”,30多歲了卻還沒有女朋友。所以,這幾年父母和奶奶都在嘮叨沈夢遠,要他把對家人的心思放到交女朋友上,可他老說自己沒遇到合適的。

結果,父母說,沒遇到就要請別人介紹呀,應該像對事業一樣上心。為此,兩人親自上陣,到公園的相親會幫兒子相親,還發動堂妹給他介紹同學,發動來家里玩的沈夢遠的同學給他介紹……能想的招,父母都想了,可寶貝兒子就是不接招。

沈夢遠的一個同學私下對其父母說過,夢遠其實眼光很高,一般的女孩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他曾經給夢遠介紹過一個覺得般配的女生,對方可謂才貌雙全。最后,女孩相中了沈夢遠,沈夢遠卻沒來電,不怎么搭理她,同學就不敢再介紹了。


【四】


夜里,沈夢遠躺在床上,把白天的事情過了一遍,又想了下明天的工作要點。他從小就養成了這樣的習慣。

盤點今天的事項時,和文熙的見面讓他覺得最重要,這倒是事前沒有想到的。許愿只說文熙在美國讀的是一所普通大學的法學院,叫他沒有必要就別去追問人家讀的哪所學校了。再加上看了許愿和她的合影,對文熙有了“漂亮女孩”的第一印象,而根據經驗,漂亮女孩多數在專業上是平庸的。但與文熙短暫的相處,他卻已經感受到她隱藏的實力和藏不住的聰穎。他還有種預感,這個女孩會對他目前手上的工作有很多幫助。

沈夢遠想得沒錯。

此時,陸文熙已經在整理他提出的問題并發給在美國的、比她更熟悉這一領域的朋友和家人。這個時候發給他們,美國正好是白天,他們方便解答,等她睡一覺醒來,正好他們也回復了。多好!

老實說,知識產權特別是專利并不是文熙擅長的,但因為家庭的原因,她只是剛好相對熟悉芯片這一領域。沈夢遠對她寄予的希望,她當然都看在眼里,她也要在不泄密的情況下盡可能地幫助他了解客觀真實的情況。雖然沈夢遠的律所肯定也有合作的美國律所,但如果沈夢遠本人能對美國的相關法律、判例和LR公司的情況有直接而非間接的了解,那肯定又是不同的。

白天在律師事務所,陸文熙聽程雪介紹,雖說沈夢遠是華天律師團的第二號人物——頭號人物是他的師傅方卓磊,但華天律師團內部的意見分歧經常很大。因為所有的律師都是業內大咖,誰也不服誰,誰都有自己的主張和“打法”。沈夢遠最年輕,甚至在輩分上都低了一輩,就更需要拿出可以服人的東西,讓別人不得不認同,所以他私下需要做的、他實際付出的,都遠比別人多得多。


【五】


沈夢遠不在的這兩天,陸文熙卯足了勁去完成他布置的作業,她要讓這份作業在他面前有“驚艷”的感覺。

沈夢遠的工作還是做得很細致的,他整理出了LR公司歷年來的相關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訴訟以及美國類似的商業秘密?;ぐ咐?。一個外國律師能找到這么多資料,已經很不錯了。當然,文熙把它們完善得很漂亮。

那些需要翻譯的部分涉及到專業的芯片的技術、專利,其實文熙最多也只能懂七八成,所以她不斷地請教別人,甚至還問到了忙碌的父親大人和大哥。最終,總算搞定了。

同時,文熙特別認真地研究了沈夢遠發給她的那些資料后面的跟帖和鏈接文章,那些也許最能反映中國民間的真實心態、觀點。她發現,中國年輕一代的愛國激情、民族自信遠遠超過美國,這就不難理解為什么《戰狼》《流浪地球》等影片能有那么高的票房;為什么“孟晚舟事件”一出,所有中國人都成了“華為人”。

而對于華天公司和LR公司的訴訟,網民們幾乎都一致喊出“絕不屈服”的口號。是啊,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場,一旦華天休克,LR也會受重傷,誰敢來撕裂這個產業鏈?誰也不想做“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糊涂事。

“LR公司在中國的訴訟可能兇多吉少,法院有可能會對LR公司發出禁止令。LR公司和華天公司在美國的訴訟也不樂觀,不能輕視?!蔽奈踝酆獻約旱姆治魷蚋蓋諄惚?,她發現中國審理此案的法院有向美國公司發禁止令的先例。

父親看到后,會有何想法,現在LR公司想得最多的是以后的全球戰略布局,而非僅僅是眼前的幾個訴訟。但是,這幾個訴訟的走向以及背后的影響會直接影響他們的決策。

兩天的時間很快過去。沈夢遠從北京回到上海時,文熙剛好把資料整理妥當。當她把作業交到沈夢遠手上,沈夢遠眼睛里閃爍著難以置信的光芒。

“哇,效率這么高!”沈夢遠脫口而出。

他只是初略地掃了一眼,看了厚厚一沓紙頁上的大標題,就已經知道她的功夫。單憑這個工作量,就是他自己都達不到的。

“太厲害了,你連科技英語都可以翻譯!這可是很專業的哦!”沈夢遠專門翻到請她翻譯的部分看了看,一下有了豁然開朗之感。他其實是知道大概意思的,但在幾個關鍵術語和問題上卡了殼。在這個基礎上,他一讀文熙的譯文,就知道這個翻譯是準確的。

“哪里哪里,其實我也不能完全翻譯出來,我請教了詞典和好幾個朋友?!蔽奈跚櫚匾∫⊥?。

“那還是你厲害呀,我也請教了詞典和好幾個朋友也沒能翻譯出來,我的朋友是搞半導體的,我自己以前還是學這個的呢,呵呵?!鄙蠣臥隊哪恍?。

“哦,你還給我補充了LR公司的那么多案例,還有美國的類似案例,太好了!”沈夢遠翻看著文熙交的作業,不斷地贊嘆,因為他不斷地收獲了驚喜。

“這個并不難,其實你們做的功課已經很全面了,我要好好學習?!蔽奈跚崦璧吹卮?,但心里說:“算你運氣好,除了我,誰能給你補充LR公司的案例?你以為都是在網上查資料查出來的嗎?”

本來文熙想和沈夢遠討論更多關于LR公司和華天公司訴訟的問題,但沈夢遠要忙著準備后天許愿爸爸案子的開庭,于是打住了這個話題。沈夢遠告訴文熙,她可以跟著去A省出差。

“我明白你不遠萬里來當實習生的意思,你想多聽多看多了解中國。我會盡力幫助你達成愿望,盡可能地多帶著你。許愿父親的這個案子,恰好也是一個標志性事件。你和許愿是好朋友,很多情況你應該都知道了吧?” 

聽到沈夢遠這番話,文熙非常高興,這正是她想要的東西。要知道,上次和沈夢遠吃飯,他都沒有答應,這次主動說出來,肯定是往心里去了,因為文熙交出的作業讓他滿意了吧。


【六】


沈夢遠帶著兩個助理和文熙來到會議室。保險起見,文熙特意戴上了一副略顯夸張的眼鏡,防止被別人認出來。律所另一位擅長公司法的“大?!甭墑πだ膠退鬧忠哺盞?。

文熙打量了肖律師一眼,50多歲干練儒雅的男人,中等身材,戴著一副很顯學者氣質的眼鏡。他身邊的助理也是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大家落座后,程雪打開設備,他們要與許愿父親許巍然的另一位在外地的代理律師開一個視頻會議。

本來沈夢遠是涉外律師、知識產權律師,一般不做其他的案子,但因為跟許家的親戚關系,許家只信任他,拜托他全權負責組建律師團隊。這份沉甸甸的責任和信任,讓沈夢遠不能推卻,他理解人在溺水時抓到那根救命稻草的感覺。雖然他并不擅長此類案子,只能不辱使命硬著頭皮上。

為了案子,沈夢遠請教了很多法律界資深人士,最后邀請了兩位大名鼎鼎的律師,一位是肖利平,他是所里的創始合伙人,代理的都是標的極大的案件,也辦理過多起著名商事案件。另一位是更為有名的全能律師李明東,他代理過很多家喻戶曉的案件,每次登場總是行走在輿論的浪尖,卻總是游刃有余。他屢屢讓一些“山重水復疑無路”的案子,迎來“柳暗花明又一村”。

很快,屏幕上出現了李明東及其助手的畫面。李明東看起來比肖利平要年長幾歲,他與肖是不同類型,更有咄咄逼人的目光和氣勢,也更有英美法系律師在法庭上的控辯氣質。沈夢遠和肖利平跟他打過招呼后,直接進入正題。

“我先就法庭辯論可能涉及的焦點爭議做一個梳理?!鄙蠣臥洞蟯氛?,侃侃而談、胸有成竹。程雪配合播放PPT,觀點、證據、法條、參考案例等一一清晰地呈現。

這還是文熙第一次列席中國律師的案件討論,而且是庭前的最后一次會診。她非常感興趣,全神貫注地眼耳并用,并同時用手機錄音,還不時在本子上記錄著。她發現,自己最多只能聽懂百分之九十??蠢?,還需要多訓練再提升,這次中國之行是來對了。

這個案件碰頭會效率很高,大概一個小時就結束了。沈夢遠又提出送文熙回家。

文熙客氣地推辭說:“不行不行,太遠了,謝謝!”

沈夢遠說:“沒關系,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時間練練英語口語,是我要謝謝你?!鄙蠣臥端底?,用英文聊了起來。他說,自己的英文其實還是短板,比不上那些有海外留學背景的律師流利。

文熙馬上也說起了英文。她開玩笑地表示,愿意做沈夢遠免費的英語陪練。轉而又說:“你是太謙虛了吧,你可是全國千名涉外律師之一哦?!?/p>

“那有運氣的成分,我什么都是剛剛踩線過。就說這個涉外律師吧,在做律師的年限、辦理的涉外案件的數量等方面,都是剛好達標。這個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鄙蠣臥豆笮?,臉上籠罩著慶幸。

不知什么原因,這次的車速好像比上次快了很多。兩人都覺得還沒有聊多久,就已經到地方了。

下車的時候,沈夢遠遲疑了一下,突然從后排拿出一個紙袋子遞給文熙,說:“我在北京買的稻香村糕點,老字號,送給你。你千萬不要在我這兒暈倒啊?!?/p>

雖然光線很暗,文熙還是注意到了沈夢遠的神情有那么一絲羞澀,但他很快淡定下來。

“謝謝你記得我有低血糖的毛病,我保證不在你這兒暈倒。如果要暈倒的話,我保證到外面去?!蔽奈跣τ贗派蠣臥?,把他看得也笑了起來。

“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是……”沈夢遠笨拙地解釋著。


未完待續……


作者:思璇  


相關報道:


我的上海假日 (一)


我的上海假日 (二)

責任編輯:趙穎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