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律師頻道>>律師社會責任>>立法建言>>
實際施工人是否可以直接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
發布時間:2019-09-29 10:18 星期日
來源:坤源衡泰律師事務所

 作者: 黃勇 

實際施工人在何種情形下可以直接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本文通過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的解讀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判案例分析,探討在掛靠與轉包、違法分包情形下,實際施工人是否可以向發包人請求支付工程款的問題。

法條分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實際施工人以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為被告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

此法條的出臺,是基于對農民工合法權益的?;?。建筑行業中存在大量農民工就業,但由于建設工程非法轉包和違法分包情形的存在,造成農民工工資得不到有效保障。對于此法條的理解,需要分析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規定。就第一款規定而言,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實際施工人與轉包人、違法分包人屬于合同相對人,他們之間的訴訟是正當的,并未突破合同相對性,第一款的規定實際是在提醒各級法院在審判實踐中應當遵循合同相對性原理,一般不允許當事人對其突破。第二款的規定即是出于?;づ┟窆ず戲ㄈㄒ?,但人民法院在適用第二款時要結合第一款的規定,尊重當事人之間實際建立的法律關系,不能任意擴大第二款的適用范圍。

通過明晰法條中“實際施工人”的概念,可以厘清不同情形下各個主體之間的法律關系?!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諭騁喚ㄉ韞こ淌┕ず賢婪字小笆導適┕と恕鋇乃痙ㄈ隙ㄌ跫慕ㄒ櫚拇鷥礎犯齬魅返畝ㄒ?,“實際施工人”是指依照法律規定被認定為無效的施工合同中實際完成工程建設的主體,包括施工企業、施工企業分支機構、工頭等法人、非法人團體、公民個人等。因此實際施工人出現的前提要件是建設施工合同存在非法轉包、違法分包及借用有施工資質的企業名義承攬建設工程等無效情形。在掛靠施工情形下,涉及三方主體,即掛靠人、被掛靠人、發包人,如果掛靠人實際完成了工程建設,則屬于實際施工人;在轉包情形下,三方主體分別為發包人、轉包人、實際施工人。

案例探析

案例一、(2017)最高法民申3613號

天津建邦地基基礎工程有限公司、中冶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案情簡介:2011年3月3日,中冶集團公司(總包方、甲方)與博川巖土公司(分包方、乙方)簽訂《總包工程分包施工合同協議書》,約定:甲方將案涉工程分包給乙方施工。工程完工后,雙方進行了結算,確認中冶集團公司欠付博川巖土公司工程款403萬元。后天津建邦地基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建邦公司)以其與博川巖土公司存在掛靠關系為由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要求中冶集團公司支付案涉工程款及利息。

二審法院裁判要旨: 案涉工程的《總包工程分包施工合同協議書》的雙方當事人為中冶集團公司與博川巖土公司,《分包工程施工圖預(結)算書》的結算雙方分別為博川巖土公司與中冶集團公司。案件審理中建邦地基公司舉示的證據并不能證明中冶集團公司在與博川巖土公司簽訂合同時,已經知曉建邦地基公司存在借用博川巖土公司資質的情形,建邦地基公司若認為其實際施工完成涉案工程,只能以實際施工人的身份要求與其建立合同關系的相對方支付工程款,亦可要求發包人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承擔責任,而中冶集團公司與建邦地基公司并無合同關系,故建邦地基公司向與其并不具有合同關系的中冶集團公司請求支付工程款,缺乏法律依據,其訴訟請求應不予支持。

最高法院裁判要旨:在掛靠施工情形中,存在兩個不同性質、不同內容的法律關系,一為建設工程法律關系,一為掛靠法律關系,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各方的權利義務關系應當根據相關合同分別處理。二審判決根據上述建邦地基公司認可的事實,認定建設工程法律關系的合同當事人為中冶集團公司和博川巖土公司,并無不當。建邦地基公司并未提供證據證明其與中冶集團公司形成了事實上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因此,即便認定建邦地基公司為案涉工程的實際施工人,其亦無權突破合同相對性,直接向非合同相對方中冶集團公司主張建設工程合同權利?!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諫罄斫ㄉ韞こ淌┕ず賢婪裝訃視梅晌侍獾慕饈汀返詼跏視糜誚ㄉ韞こ譚欠ㄗ臀シǚ職榭?,不適用于掛靠情形。該解釋第二條賦予主張工程款的權利主體為承包人而非實際施工人,建邦地基公司主張掛靠情形下實際施工人可越過被掛靠單位直接向合同相對方主張工程款,依據不足。

筆者觀點:筆者贊同本案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判結果,理由主要有兩點,第一,堅守了合同相對性原理,通過對建邦地基公司、中冶集團公司、博川巖土公司之間實際建立的法律關系進行區分,認定建邦地基公司并非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法律關系的一方當事人,其無權向發包人中冶集團公司主張工程款,這一裁判與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政策的方向是一致的。第二,就建邦地基公司與博川巖土公司之間的掛靠關系而言,作為發包人的中冶集團公司無法知曉掛靠人與被掛靠人之間的內部關系,其只將與其簽訂合同的博川巖土公司作為合同相對方,自然無需直接向建邦地基公司支付工程款。

案例二、(2019)最高法民申652號

西安安達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沈良洪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案情簡介:2010年2月3日,安達公司作為發包方(甲方)與正豐公司作為承包方(乙方)簽訂《百花家園工程項目施工協議書》,約定由正豐公司承包安達公司開發的百花家園9#、10#樓工程項目。2010年3月3日,雙方又簽訂《百花家園施工項目補充協議》,約定9#、10#樓的照明、給排水系統工程由正豐公司承包施工。合同簽訂后,正豐公司向安達公司出具《法人授權委托書》,委托沈良洪擔任百花家園第二項目部負責人,負責百花家園9#、10#樓工程的施工、質量、安全及施工合同的完全履約。后在施工過程中,安達公司不能按時、足額支付工程進度款,己嚴重影響到沈良洪的正常施工,導致沈良洪停工待款,沈良洪以實際施工人的身份就安達公司未付工程結算款、逾期支付工程結算款利息及損失提起訴訟。

二審法院裁判要旨:出借資質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如果建設工程發包方對于建筑工程施工企業出借資質、由實際施工人予以施工的事實明知,出借資質的建筑工程企業實際僅為名義上承包方,在該工程價款的結算中,應當由實際施工人直接向發包方主張工程價款。就本案而言,沈良洪借用正豐公司資質,以正豐公司項目部的名義進行建設工程活動,是本案工程實際施工人。且結合本案證據,可以認定安達公司對于沈良洪借用正豐公司資質的事實應系明知,安達公司與沈良洪建立了事實上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應當承擔支付工程價款的責任。

最高法院再審認為:根據已查明的事實,沈良洪系掛靠在卓筑公司(原名:正豐公司)名下實際施工,安達公司亦認可沈良洪為掛靠卓筑公司名下的施工主體,故沈良洪是案涉工程的實際施工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規定,作為案涉工程的實際施工人,沈良洪有權以自己的名義對發包人安達公司提起訴訟,安達公司應當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沈良洪承擔責任。安達公司主張上述法律條文中的實際施工人僅指非法轉包及違法分包的施工人,不包括掛靠情形下的實際施工人,此種狹義理解不符合該條文意旨,本院不予支持。

筆者觀點:本案中,雖然最高法院再審時,駁回了安達公司的再審申請,認定安達公司應向沈良洪承擔支付工程價款的責任,其依據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但對此法條的解讀卻與案例一中最高人民法院的解讀截然相反。本案在適用第二十六條的規定時,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法條中的實際施工人應當包括掛靠情形下的實際施工人。筆者認為,此種理解系對法條的誤讀,本案二審法院裁判的觀點是正確的。在發包方明知資質出借的情況下,形式上存在兩個法律關系,發包方與承包方之間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法律關系因雙方虛假意思表示應為無效;承包方與實際施工人之間出借資質的法律關系,出借資質的承包方主要承擔違反法律規定而無效的責任。因此,通過相應證據證明發包方與實際實施人建立了事實上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由此,實際施工人便可直接向發包方主張工程款。故在掛靠施工情形下,并不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

轉包、違法分包情形下實際施工人權利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其賦予了在轉包、違法分包情形下實際施工人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的權利。對于第二款的適用,有幾個需要注意的方面。第一,適用主體需要是《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解釋》的“實際施工人”;第二,原則上,實際施工人應當向與其有合同關系的轉包人、違法分包人主張相應權利,例外時突破合同相對性向發包人主張權利,應當提供證據證明發包人欠付工程款,其合同相對方有破產、下落不明、法人主體資格滅失等嚴重影響實際施工人權利實現的情形;第三,實際施工人向發包人主張的款項應當限于工程款及“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不能做擴大解釋。

轉包、違法分包情形下,實際施工人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具有合理性。在此種情形下,發包人與承包人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當事人,承包人又將建設工程再轉包或者違法分包給第三人,此時的第三人就是實際施工人。現實中,待承包人收取一定管理費后,未對建設工程進行結算或者對工程結算不主張權利,而實際施工人由于不是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一方當事人,無法直接向發包人主張權利,由此實際施工人不能及時取得工程款,從而拖延農民工工資的發放。因此,若不允許實際施工人向發包人主張權利,農民工合法權益將得不到有效保障。

掛靠情形下實際施工人權利

探討此種情形以前,有必要將掛靠和轉包、違法分包進行比較,以此來判斷掛靠中的實際施工人是否可以基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向發包人主張權利。

首先,就行為性質而言,掛靠與非法轉包、違法分包同屬于違法行為,掛靠關系中,必然存在資質借用。出于規避法律法規對于工程資質的要求,無資質的掛靠人借用有資質的被掛靠人資質,承攬工程并實際施工?!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諫罄斫ㄉ韞こ淌┕ず賢婪裝訃視梅晌侍獾慕饈汀返冢刺趺魅飯娑?,承包人非法轉包、違法分包建設工程或者沒有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名義與他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行為無效。其次,從掛靠情形下實際施工人請求支付工程款的障礙大小而言,掛靠人在借用資質以后,一般從項目招投標階段開始介入,由此貫穿到合同簽訂、履行,至最后的結算,其清晰了解發包人與承包人之間的合同關系,因此它掌握的與工程相關的資料充實,其追索工程款的障礙更小。

掛靠人是否能夠直接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需要從兩個角度分析。若是發包人知情的掛靠,發包人與掛靠人(實際施工人)之間具有建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意思表示,應當受該意思表示的拘束。此時,由掛靠人(實際施工人)履行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的義務,掛靠人(實際施工人)可以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若是發包人不知情的掛靠,應遵循合同相對性原理,掛靠人(實際施工人)只能向與其有掛靠協議的被掛靠人主張工程款,只有在被掛靠人怠于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時,掛靠人可基于代位權以自己名義起訴要求發包人支付工程款,發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承擔給付責任。


責任編輯:suminglong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