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仲裁頻道>>仲裁案例>>
爭議證據非僅為對方當事人掌握,法院仍認定構成隱瞞證據
我要糾錯【字體: 默認 】【打印【關閉】
來源:臨時仲裁ADA發布時間:2019-08-06 15:46:27

爭議證據非僅為對方當事人掌握,法院仍認定構成隱瞞證據

審理法院

河南省平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號

(2019)豫04執異40號

裁判日期

2019.07.15

當事人

申請人(被執行人):河南啟辰物業服務有限公司

被申請人: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

案情

本院在執行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與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服務合同糾紛一案中,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申請不予執行上海仲裁委員會作出(2018)滬仲案字第1871號裁決。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申請人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稱:

申請人已經按合同約定將維修保養費全部支付給被申請人,有被申請人出具的現金收款收據和發票為證。被申請人為了和新進入馨怡攬月小區物業公司重新簽訂維保合同,要求申請人給其出具一份情況說明,因此,雙方終止《電梯(自動扶梯)維修保養合同書》是協商一致的結果,裁決書認定是申請人單方解除合同是錯誤的。

申請人從未收到上海仲裁委員會送達的任何文件,在沒有合法通知申請人的情況下缺席開庭,違反法定程序。

綜上,因被申請人向上海仲裁委員會隱瞞重要證據致使裁決書認定事實錯誤,仲裁程序違法,上海仲裁委員會作出的裁決書是不公正的錯誤裁決。請求裁定不予執行仲裁裁決。

被申請人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辯稱:

被執行人漠視法律,拒不出庭,應為自己的行為承擔相應的后果,仲裁裁決事實清楚,證據清晰,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依法執行已生效的仲裁裁決。

本院查明:

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與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服務合同糾紛一案,上海仲裁委員會于2019年1月9日作出(2018)滬仲案字第1871號裁決,一、被申請人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應向申請人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支付電梯維修保養費人民幣5,500元。二、被申請人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應自2017年10月1日起至本裁決作出之日止,以人民幣5,500元為基數,按每日萬分之五的比例向申請人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償付逾期付款違約金。三、被申請人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應向申請人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支付提前解約賠償金人民幣4,400元。四、本案仲裁費人民幣3,640元(已由申請人預繳),由申請人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承擔人民幣3,460元;被申請人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應向申請人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支付人民幣3,460元。上述全部仲裁主文中款項的支付義務,被申請人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應于本裁決作出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向申請人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支付完畢。

仲裁裁決生效后,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向本院申請強制執行,本院立案執行。執行過程中,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申請不予執行上海仲裁委員會作出(2018)滬仲案字第1871號裁決。

另查明:

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于2017年6月13日出具收款證明一份,今收到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支付的現金5500元,款項用途如下:保養款,合約號:3U57637,發票號碼:0001639,收款人齊萍。該收據與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2016年度出具的收款證明在格式、合約號、收款金額、收款人署名等內容都是一致的。

在執行過程中,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以該證據證明其公司不欠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的電梯維護費用,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對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提供的該份證據無異議。

本院認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二款第五項規定,被申請人提出證據證明仲裁裁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經人民法院組成合議庭審查核實,裁定不予執行:(五)對方當事人向仲裁機構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

本案中,本院在執行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與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服務合同糾紛一案中,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舉證證明其公司已向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支付了2017年4月至6月期間的維修保養費5500元,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對此予以確認。因此,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申請不予執行上海仲裁委員會作出(2018)滬仲案字第1871號裁決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二款第五項規定,裁定如下:不予執行上海仲裁委員會(2018)滬仲案字第1871號裁決。

評案

《民訴法》第237條第2款規定,“被申請人提出證據證明仲裁裁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經人民法院組成合議庭審查核實,裁定不予執行:……;(五)對方當事人向仲裁機構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實踐中,人們對于該項不予執行仲裁裁決事由內涵的認識和理解,存在一定的分歧。比如,向誰隱瞞以及如何認定隱瞞;再如,對證據本身的要求,是否需要強調系證明案件基本事實的證據。2018年3月1日起,最高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仲裁裁決執行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正式施行?!豆娑ā返謔豕娑ǎ骸胺舷鋁刑跫?,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為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二款第五項規定的“對方當事人向仲裁機構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情形:(一)該證據屬于認定案件基本事實的主要證據;(二)該證據僅為對方當事人掌握,但未向仲裁庭提交;(三)仲裁過程中知悉存在該證據,且要求對方當事人出示或者請求仲裁庭責令其提交,但對方當事人無正當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當事人一方在仲裁過程中隱瞞己方掌握的證據,仲裁裁決作出后以己方所隱瞞的證據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為由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貝穎景咐枚ㄊ樗匭畔⒗純?,爭議證據系被申請人向申請人出具的收款證明。法院查明部分清楚顯示,“在執行過程中,河南啟晨物業服務有限公司以該證據證明其公司不欠永大電梯設備(中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的電梯維護費用”,這就表明該收款證明并非僅為被申請人掌握,并不符合《規定》對“隱瞞證據”的要求。在此意義上,本案例法院認定涉案仲裁裁決存在隱瞞證據的情形,似乎仍有進一步討論的空間。

法院擬不予執行仲裁裁決的,應履行相應的報核程序。最高法院《關于仲裁司法審查案件報核問題的有關規定》第2條第2款規定:“各中級人民法院或者專門人民法院辦理非涉外涉港澳臺仲裁司法審查案件,經審查擬認定仲裁協議無效,不予執行或者撤銷我國內地仲裁機構的仲裁裁決,應當向本轄區所屬高級人民法院報核;待高級人民法院審核后,方可依高級人民法院的審核意見作出裁定?!貝穎景咐枚ㄊ樗匭畔⒗純?,我們無法準確判斷其是否履行了相應的報核程序。如果未履行報核程序的,從目前司法實踐情況來看,構成程序違法。在(2018)最高法執監177號執行裁定書中,最高法院指出“但新疆高院在作出(2018)新執監5號裁定前并未向本院報核,故不符合上述程序要求”,并最終將此作為理由之一,裁定“撤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8)新執監5號執行裁定”。同時,最高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129條規定,“上級人民法院依法監督下級人民法院的執行工作”。作為一種救濟途徑,如果未履行報核程序的,當事人可據此向上級法院申請執行監督。這一點在(2018)最高法執監177號執行裁定書中亦有所體現。

(責任編輯:買園園)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