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仲裁頻道>>
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重要舉措——評北仲新仲裁規則及收費標準修改之意義
我要糾錯【字體: 默認 】【打印【關閉】
來源:金誠同達發布時間:2019-07-25 10:38:17

1

北仲新仲裁規則與收費標準修改之重大意義

北京仲裁委員會成立之初即主動探索仲裁機構民間化改革道路,率先建立并不斷完善仲裁委員會治理的管理框架,開創了中國仲裁機構自收自支、獨立發展的先河,在仲裁改革方面走在了中國境內仲裁機構的前列。

2019年7月15日,北仲審議通過了《北京仲裁委員會委員會仲裁規則》及附錄收費標準的相關修改。新的仲裁規則與收費標準涉及到普通程序爭議金額的調整、全新收費標準、多份合同的合并申請條款、緊急仲裁員程序以及有關仲裁程序的其他內容。本次仲裁規則和仲裁收費標準的修改是在繼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若干意見》通知(以下簡稱“兩辦意見”)后,境內仲裁機構第一次在仲裁規則和仲裁收費標準方面進行的大規模修改,對于仲裁公信力的提高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國際仲裁有諺為“仲裁的好壞取決于仲裁員”,北仲此次率先改革仲裁員費用標準是貫徹兩辦意見的重大舉措,提高了仲裁員的工作積極性,是我國仲裁制度發展的里程碑事件,這必將對其他仲裁機構起到示范作用。

2

新仲裁規則與收費標準的亮點

1. 適用普通程序的案件爭議金額提高至500萬元以上

這是國內在繼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貿仲”)后,第二個境內仲裁機構將普通程序的案件爭議金額提高至500萬元以上。在國際仲裁中,仲裁機構的組成可以是獨任庭,也可以是三人庭或者多人庭。但從國際主要的爭議解決機構組成上來看,其對于獨任庭的案件爭議金額的上限相比國內卻高得多。比如,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爭議金額在港幣2,500萬元以下的,均由獨任仲裁庭進行審理;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適用快速程序的案件的爭議金額為新幣600萬元以下。但在國內,獨任庭處理的案件標準一般為100萬元或者200萬元以下,超過此數額則均由三人庭進行審理。

從實踐來看,三人仲裁庭的費用比獨任仲裁庭高許多,主要表現為以下三個方面:三名仲裁員投入的時間成本,當事人支付的仲裁費用,進行審理、合議和最終作出裁決的時間。但是,以上成本和費用的增加并不意味著三人仲裁庭比一人仲裁庭做出的裁決更為公正,目前也沒有關于三人庭和獨任庭所作出的裁決公正性的評定。

從個人經驗來看,三人仲裁庭往往需要在第一次開庭后就進行合議,合議意見一旦確定,即使以后出現新證據,實踐中也很難改變第一次合議后的意見。而獨任仲裁員有充分的時間對案件進行思考,并且可以在庭后結合補充證據、代理詞和庭審筆錄,綜合衡量后得出一個合理的裁決結果。從這個角度看,在獨任仲裁員經驗豐富的情況下,獨任庭裁決的公正性也未必比三人庭的低,而顯然獨任仲裁庭有降低利于時間和費用成本并提高仲裁效率。當然,三人仲裁庭也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與特有的優勢,其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各方指定仲裁員的權利,并且三人仲裁庭對于案情復雜且重大的案件可群策群力進行商議,避免錯誤或者遺漏。但是目前境內仲裁來看,三人庭處理的案件爭議金額過低,從而導致了仲裁成本過高和仲裁效率的降低,限制了國內仲裁的發展。綜上可見,北仲提高普通程序的案件爭議金額提升至500萬元以上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2. 區分仲裁機構費用與仲裁員費用

北仲此次新規則修改之重大創新之處就在于將仲裁費用區分為仲裁員報酬和機構費用。在我國以往的傳統上,仲裁機構收取費用主要分為案件受理費與案件處理費。但在用途上,案件受理費與處理費并不公開透明,仲裁員的報酬僅僅是案件處理費中的一部分,其占案件處理費的具體比例以及分配外人并不了解。另外,境內仲裁機構處理的大量小額標的仲裁案件中,仲裁員與仲裁機構的實際支出往往超出了其向當事人收取的仲裁費用,所以存在大額仲裁案件補貼小額仲裁案件情況。由于上述仲裁費用分配的不透明性和補貼性,使得境內商事仲裁收費與國際同行的收費方式差別很大、不相匹配,境外當事人不理解,也導致出現境內外仲裁員在同一個案件中報酬不統一的現象,進而影響仲裁員對單個案件投入的積極性。因此,業內一直有較多的呼聲呼吁參照國際的仲裁收費制度,將仲裁機構費用與仲裁員費用相分開,一方面給當事人一個公正透明的收費交代,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仲裁員對案件進行更多的投入。對于這個問題,仲裁機構出于方方面面的顧慮,往往心有余力不足,沒有在收費方式改革跨出重要的一步。而此次北仲的創新,是境內仲裁機構收費改革中里程碑式的一步,大力貫徹了兩辦意見中“建立適應仲裁業務發展的仲裁員報酬制度,合理確定仲裁員報酬標準,合理規范仲裁員報酬管理工作”的精神。

3. 封頂金額的設立與最低收費的提高

關于收費標準新的舉措方面,此次北仲還規定了收費的封頂標準:在對應的爭議金額為86.82億元時,仲裁員最高報酬封頂;在爭議金額為50億元時,仲裁機構費用封頂;在超出上述金額的情況下時候,兩者都不能得到更高的報酬(費用)。對于標的金額極大的案件來說,有利于節省很大一部分的仲裁費用。同時,北仲本次對于爭議金額在25萬以下的,規定了統一的收費標準,即仲裁員費用為12,000元,機構費用為5,000元。也就是說,現在仲裁員的最低酬金相當于為4個小時的工作報酬。盡管有所提高,但從目前實踐中的情況來看,即使是獨任仲裁員審理案件時間的投入也遠不止四個小時,所以這個最低酬金還是不能完全反映出仲裁員最低的投入成本。

總體來說,北仲新的仲裁收費標準對于保證仲裁裁決質量,涵蓋仲裁員投入成本都有十分重要意義,這也進一步貫徹了兩辦意見中“賦予仲裁委員會在人事、財務、薪酬制度等方面相應的自主權”的相關規定,必將有助于兩辦意見提出的仲裁要“服務國家開放和發展戰略”和“提升仲裁委員會的國際競爭力”。因為仲裁機構處理的是商事仲裁案件,不同于人民調解和人民法院處理案件的方式,因此北仲新收費標準適應了商事案件本身的特點,對于其他境內仲裁機構也有一定的參考意義。另外,北仲新的收費標準還規定仲裁員報酬在一定情況下可以按照小時計費。在國際仲裁中,按時計費是一種最普遍的計費方式,但境內其他仲裁機構的仲裁規則還是按照爭議標的額進行固定收費,這不能完整反映仲裁員付出的時間成本。在一些小標的案件中仲裁員精力和時間投入也不比大標的額案件投入小,而新的收費制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原來按標的額收費不能反應仲裁員工作量的缺陷,也有利于當事人控制仲裁成本。比如,爭議標的較大但難度不大的案件中,當事人可以約定計時收費方式。對于仲裁員來說,計時收費方式也更有利于促使其投入更多的精力到案件中去。

4. 規定了多份合同的合并申請條款

北仲新規則對于仲裁程序的完善做了相應規定,其中比較重要的是多份合同的合并申請條款。境內很多仲裁機構的仲裁規則中雖然規定了合并仲裁,卻未規定合并申請。合并仲裁存在的前提是已經存在多個仲裁案件,但是各個仲裁機構的仲裁規則對于合并仲裁條件都做出了較為嚴苛的規定,合并仲裁的程序也較為復雜,實踐中使用的極少。在實踐中,也存在當事人將多份合同放在一起進行申請,但是由于各個仲裁機構操作標準不統一,使得當事人相同、法律關系相同的案件能否進行合并申請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倘若同類案件不能在一個案件中進行裁決的話,仲裁庭在很多時候無法對單個案件做出查明與裁決。北仲此次明確增加的多份合同的合并申請條款,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合并申請不確定性帶來的一系列問題。

5. 緊急仲裁員程序的新規定

在北仲新仲裁程序中,對臨時措施申請書的內容也進行了明確,規定了在緊急仲裁員程序中電子送達方式優先。以往的普通送達方式并不能滿足臨時仲裁中尤其是涉及境外送達案件對于快速救濟的需要。電子送達方式恰好是利用了現代技術所帶來的便利,也以更高效率的滿足了當事人的需求。此外,北仲將緊急仲裁員的費用與機構費用也加以了區分,機構費用為固定的10,000元,緊急仲裁員費用最低報酬為20,000元,當事人若申請多項臨時措施可再予以調高,當事人也可約定按時計費的收費方式。修改的緊急仲裁員程序提高了臨時程序的可操作性,重點參考工作量以確定仲裁員報酬也更為合理,送達程序也更為簡單,有利于進一步提高臨時措施的效率。

3

相關問題的探討

本次北仲仲裁規則修改和新收費標準的通過,對于仲裁制度的促進和完善,對于仲裁公信力的提高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同時,也為業界留下繼續探討的話題:

1. 案件處理和費用分配是“以仲裁庭為核心”還是“以機構為核心”

境內仲裁機構案件處理上普遍以“仲裁機構為核心”,在實際操作中往往表現為以秘書處為核心,這與國際上以“仲裁庭為中心”處理案件和分配費用存在一定差別。從歷史沿革來看,我國目前都是以機構仲裁為主,基本不存在臨時仲裁;而境外仲裁則是從臨時仲裁發展而來,仲裁機構主要協助仲裁庭處理案件。境內先成立仲裁機構再招聘仲裁員,并且很多國內仲裁機構與行政機關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這一系列因素都造成仲境內仲裁員的報酬比例偏低。根據兩辦意見中的“研究探索適應仲裁工作特點、有利于仲裁公信力和增進仲裁工作活力的內部管理機制改革”要求,仲裁機構也應逐步轉為經營服務型的收費模式。在這種模式下,有利于仲裁員在案件處理中的作用進一步的擴大,逐步建立以“仲裁庭為中心”的模式,秘書處輔助仲裁員進行工作,使得仲裁費用向仲裁員進行傾斜。因此,建立一個合理的仲裁員和仲裁機構酬金分配機制,也是目前仲裁制度改革的一重大問題,北仲在這方面作出了有益的探索。

2. 仲裁員報酬單列與現行個稅申報制度有效銜接,在納稅流程和稅收負擔上更合理

通常情況下,境內仲裁機構發放報酬時,已經扣除了仲裁員的個稅。因此,原則上仲裁員報酬不再需要另行交稅。如果按照現行個稅申報,這部分報酬需要并入個人總收入,已經繳納的個稅如何處理是個問題。現在仲裁員報酬單列,這部分收入就可以只在一個環節繳稅即可。

3. 貫徹兩辦意見,積極發展互聯網仲裁

境內很多仲裁機構積極發展互聯網仲裁程序,以大幅度降低仲裁費用、實現線上線下協同發展。依托人工智能技術處技術批量處理案件,也能大大降低仲裁員的工作量并提升效率,適應當下新經濟新業態發展需要。

4. 引入多元仲裁收費考量因素

在普通程序與簡易程序中,收費金額仍是按照爭議金額的大小進行收取。優點是易于操作,但是這未必能反映個案處理案件的難度與仲裁員的實際投入。北仲的計時收費是一個有效的解決辦法。同時也可以考慮,將爭議標的大小作為主要的收費參照標準,同時也將案件復雜程度等其他因素納入仲裁費用的考慮范圍內。另外,也應賦予當事人一定的選擇計費方式的自主選擇權。

5. 細化計時收費的相關規定

在小時費率方面,可以進行進一步的細化。比如,對于同一個仲裁庭,不同的仲裁員可以有不同的仲裁收費標準。其他的需要細化的方面諸如小時費率能否通過當事人與仲裁庭直接進行協商與調整,以及小時費率是否需要提前向當事人進行公示等,都需要相關規則進行進一步的明確。

6. 仲裁員職業化的路徑

北仲關于仲裁員費用的大幅度提高,對于仲裁員的職業化進程是極大的推動。由于仲裁員的報酬相對較低且不透明,使得仲裁員無法依靠仲裁員報酬獲得穩定客觀的收入,仲裁員的職業化進程受阻。仲裁員報酬提高解決了仲裁員的收入問題,但仲裁員的職業化進程可能還需要其他方面的共同推動,比如,仲裁市場化進程的推進、仲裁員推薦名冊制的普遍適用、臨時仲裁等等。

(責任編輯:買園園)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