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仲裁頻道>>
內地和香港仲裁的跨境保全問題
我要糾錯【字體: 默認 】【打印【關閉】
來源:中國仲裁 發布時間:2019-04-09 17:37:12

一裁仲案組由一裁律師事務所及其他跨平臺的仲裁員、律師和青年仲裁人組成,專注境內外商事仲裁,主要領域為金融資本房地產高科技建設工程和仲裁司法審查。首席專家:林一飛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一裁:內地和香港仲裁的跨境保全問題

一、《安排》出臺前商事仲裁的跨境保全二、海事仲裁的跨境保全

三、《安排》關于跨境保全的規定

四、簡易流程圖

保全是仲裁實務中經常采用的一種訴訟措施,當事人可能出于執行裁決的考慮,也可能出于保障和促進仲裁程序進行的考慮,甚至可能出于仲裁策略的考慮,在仲裁程序開始前、進行中甚至是結束后申請保全措施。在內地進行的仲裁案件并在內地申請保全的,無論是財產保全、證據保全或是行為保全,都有相應的法律依據,通常不會引起當事人太大的擔憂。但在涉外或跨境仲裁實務中,則可能產生保全的問題。尤其作為經常要處理涉外仲裁的從業者而言,面臨相關客戶的財產全球化分布的情況下,經常要考慮的一個問題是——對方企業在其他法域境內,是否有可保全的財產,保全的程序復雜與否?境外保全的法律和實踐不一,往往需要咨詢相關的當地專家。但在這諸多境外之地中,與中國內地的仲裁實踐最密切相關的法域之一,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以下簡稱“香港”)。涉港的仲裁案件(無論在內地或是香港進行仲裁程序)在保全上如何處理也是我們在實務中經常要去觸碰和討論的問題,但囿于相關規定,往往不能完全盡如人意。

但今后這一方面的跨境保全將有了較為充分的法律依據。2019年4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政府律政司在香港簽署《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以下簡稱“《安排》”),首次明確允許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以及內地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向香港法院申請強制令和其他臨時措施。

為了更好地了解內地和香港仲裁涉及到跨境保全的規定,本文將首先闡述《安排》出臺前商事仲裁的跨境保全和具有一定例外性的海事仲裁的跨境保全,再就《安排》關于境外保全的具體規定進行簡要分析。

一、《安排》出臺前商事仲裁的跨境保全

實務中最常見的涉及香港的跨境保全主要包括以下兩種情形:(1)仲裁在內地進行,但當事人希望在香港進行保全;(2)仲裁在香港進行,但當事人希望在內地進行保全。

就第一種情形而言,案件在內地仲裁而當事人向香港申請保全在香港法上有法律依據。香港《仲裁條例》(第609章)第45條第2款明確規定了不論仲裁是否在香港進行,香港原訟法庭都可依當事人的申請頒發臨時措施,并且在仲裁程序啟動前也可以頒發臨時措施。[1]該條第5款還規定了香港原訟法庭就在香港以外的地方進行的仲裁程序允許作出臨時措施的條件有二:(1)該仲裁程序能引起一項可根據香港《仲裁條例》或任何其他條例在香港強制執行的仲裁裁決(不論是臨時裁決或最終裁決);以及(2)當事人申請的臨時措施屬于原訟法庭可就仲裁程序而在香港頒發的臨時措施的類型或種類。[2]

Chen Hongqing v Mi Jingtian &Others案即是近期的一個例子。[3]在該案中,被告將持有的香港公司China Shanshui Investment CompanyLimited (CSI)的股票質押給原告,作為被告借款合同的擔保;質押合同規定,被告在履行借款合同義務前不得未經同意轉讓質押的股票。然而,未經原告同意,被告將CSI的股票賣給Asia Cement Corporation(ACC);ACC向CSI申請登記注冊成為股東,但未獲同意。質押合同的管轄法律為中國法,爭議被提交至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原告在內地開展仲裁,同時要求香港法院頒令任命接管人來接管涉案的CSI股票,直至仲裁裁決。被告認為原告應該向仲裁庭或內地法院申請臨時措施,若香港法院頒令,則僭越(usurping)內地法院的管轄。但香港法院最終頒令委任接管人,認為盡管內地法院作為國內仲裁監督機構,最為適合判斷質押協議的效力等問題。但不意味著香港法院就不能頒令合適及需要的臨時措施,來協助內地進行的仲裁程序.

就第二種情形而言,仲裁在包括香港在內的境外進行而當事人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的,就除海事之外的傳統商事仲裁案件而言,法院一般不予支持。

在株式會社DONGWONF&B與上海樂韓商業有限公司貨物買賣合同糾紛案中,申請人株式會社DONGWONF&B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遞交財產保全申請書,稱就其與被申請人之間的貨物買賣合同糾紛,已向大韓商事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請,大韓商事仲裁院已正式受理。為防止被申請人轉移或隱匿財產,確保仲裁裁決的順利執行,申請人申請對被申請人的財產進行保全。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二條規定,當事人申請財產保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涉外仲裁機構應當將當事人的申請,提交被申請人住所地或者財產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因申請人并非在中國申請仲裁,故申請財產保全,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受理?!盵4]

在《安排》出臺之前,香港商事仲裁在內地申請保全應當是沒有成功的案例,實際上,內地仲裁到香港申請保全未見較多數量的公開案例。但實務界和理論界相應的討論卻從未停止過。這種情形,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出臺之前,頗有類似之處。    

二、海事仲裁的跨境保全

海事仲裁的情況比較特殊。在《安排》出臺之前,事實上已經存在相應的法律和實踐,對于境外海事仲裁的當事人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的情形,內地法律的態度是有限度的允許。允許的范圍僅限于海事請求保全,不能擴大至其他非海事請求保全;保全對象也僅限于船舶、船載貨物、船用燃油和船用物料,不能擴大至其他財產。

相關的規定包括:《海事訴訟特別程序法》第12條規定,“海事請求保全是指海事法院根據海事請求人的申請,為保障其海事請求的實現,對被請求人的財產所采取的強制措施?!鋇?4條規定,“海事請求保全不受當事人之間關于該海事請求的訴訟管轄協議或者仲裁協議的約束?!薄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謔視?lt;中華人民共和國海事訴訟特別程序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8條規定,“海事訴訟特別程序法第十二條規定的被請求人的財產包括船舶、船載貨物、船用燃油以及船用物料。對其他財產的海事請求保全適用民事訴訟法有關財產保全的規定?!鋇?1條規定,“訴訟或者仲裁前申請海事請求保全適用海事訴訟特別程序法第十四條的規定。外國法院已受理相關海事案件或者有關糾紛已經提交仲裁,但涉案財產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當事人向財產所在地的海事法院提出海事請求保全申請的,海事法院應當受理?!?/p>

從以上規定可以看出,一般情況下:第一,對于船舶、船載貨物、船用燃油和船用物料,無論是國內仲裁、涉外仲裁或者約定境外仲裁,海事請求權人都有權向海事法院申請海事請求保全;第二,對于其他財產保全,比如凍結被請求人銀行存款、查封房產等,以及證據保全和行為保全,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實務中,法院對于海事仲裁的保全,或許傾向于采取更為寬松、更加開放的支持的立場。

這方面有不少的案例。例如,在CAI國際公司(CAI International,Inc.)與大新華物流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訴前財產保全一案中,雙方當事人就集裝箱租賃合同產生的爭議已提交美國仲裁協會仲裁,該案件正在仲裁審理過程中。后CAI國際公司向天津海事法院提出海事請求保全申請,請求依法凍結大新華物流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所屬銀行存款1000萬美元,或查封、扣押、凍結其他等值財產。天津海事法院認為該海事請求保全申請符合我國有關民事法律規定,裁定準許該保全申請。[5]類似地,在諾登輪船有限公司與大新華物流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申請訴前財產保全案、[6]舟山××海運股份有限公司與Han某某買賣合同糾紛一案,[7]以及廈門西凌海運有限公司與非洲海上承運人有限公司(AFRICAN MARITIME CARRIERS LTD)海事請求保全申請案中,[8]申請財產保全的主體均為境外仲裁的當事人,涉案海事法院均裁定準許保全申請。

《安排》的出臺,將進一步充實內地法院的法律依據,同時也將進一步便利國內海事仲裁在香港申請臨時措施。

三、《安排》關于跨境保全的規定

從內容上看,《安排》共十三條,主要規定了保全的種類、可適用的仲裁程序的范圍、受理申請的管轄法院,以及當事人應提交的申請材料等內容。

(一)保全的種類

根據《安排》第一條的規定,《安排》所稱“保全”在內地和香港的范疇不完全一致。在內地,保全包括財產保全、證據保全、行為保全三種類型。在香港,保全則包括強制令以及其他臨時措施。保全措施涉及當地程序法,也可能在實務操作上存在不同難度,不同類型的爭議,應當采用何種合適的保全方式,需結合具體情況征詢確定。

(二)可適用的仲裁程序的范圍

《安排》的總體思路是適用于香港仲裁程序與內地仲裁程序。但是,由于兩地實行的仲裁制度存在差異(例如,香港既存在機構仲裁,也有臨時仲裁,而內地只有機構仲裁),故《安排》對于可適用仲裁程序的范圍進行了界定。而在《安排》的框架下,目前只適用于存在機構管理的仲裁案件。對于內地仲裁程序而言,仲裁機構應為依《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成立的仲裁機構。然而,內地仲裁程序是否包括仲裁地在中國內地的其他境外仲裁機構進行的仲裁程序?例如,當事人約定國際商會仲裁院(ICC)管轄,同時約定仲裁地為上海。

對于香港仲裁程序,《安排》第二條有明確的規定,即可適用《安排》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的香港仲裁程序須以香港為仲裁地,且由以下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管理:(一)在香港設立或者總部設于香港,并以香港為主要管理地的仲裁機構;(二)中國加入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在香港設立的爭議解決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三)其他仲裁機構在香港設立的爭議解決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且該爭議解決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滿足香港政府訂立的有關仲裁案件宗數以及標的金額等標準。由該條可知,若無機構介入,當無法適用《安排》提出保全申請。

(三)受理申請的管轄法院

根據《安排》第三條第一款的規定,如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人欲在內地申請保全,則其應向被申請人住所地、財產所在地或者證據所在地的內地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申請。此外,如上述地點在不同人民法院轄區的,當事人應選擇向其中一個人民法院提出申請,不得分別向兩個或者兩個以上人民法院提出申請。在內地的仲裁實務中,實際上同一當事人向不同法院申請保全的做法。這在內地現行法下亦是可行的。值得一提的是,該種做法不適用于《安排》項下的香港仲裁程序當事人向內地申請保全的情形。

根據《安排》第六條的規定,如內地仲裁程序的當事人欲在香港申請保全,則其應向香港高等法院作出申請。

《安排》第八條還規定,被請求方法院在收到當事人的保全申請后,應盡快審查當事人的保全申請,經審查申請符合法律規定的應作出保全裁定或命令。

(四)當事人應提交的申請材料

根據《安排》第四條的規定,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的香港仲裁程序當事人應提交以下材料:

(一)保全申請書。根據《安排》第五條的規定,保全申請書應載明(i)當事人的基本情況;(ii)請求事項;(iii)請求所依據的事實、理由和相關證據;(iv)申請保全的財產、證據的明確信息或者具體線索;(v)用于提供擔保的內地財產信息或者資信證明;(vi)是否已在其他法院、有關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提出本安排所規定的申請和申請情況;(vii)其他需要載明的事項。

(二)仲裁協議;

(三)身份證明材料。申請人為自然人的,應當提交身份證件復印件;申請人為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的,應當提交注冊登記證書的復印件以及法定代表人或者負責人的身份證件復印件;

(四)在有關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受理仲裁案件后申請保全的,應當提交包含主要仲裁請求和所根據的事實與理由的仲裁申請文件以及相關證據材料、該機構或者常設辦事處出具的已受理有關仲裁案件的證明函件;

(五)內地人民法院要求的其他材料。

根據《安排》第七條的規定,向香港法院申請保全的內地仲裁程序當事人應提交申請、支持申請的誓章、附同的證物、論點綱要以及法庭命令的草擬本,并應當載明下列事項:

(i)當事人的基本情況:當事人為自然人的,包括姓名、地址;當事人為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的,包括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的名稱、地址以及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的姓名、職務、通訊方式等;

(ii)申請的事項和理由;

(iii)申請標的所在地以及情況;

(iv)被申請人就申請作出或者可能作出的回應以及說法;

(v)可能會導致法庭不批準所尋求的保全,或者不在單方面申請的情況下批準該保全的事實;

(vi)申請人向香港法院作出的承諾;

(vii)其他需要載明的事項。

除以上明確提出的各項申請材料外,當事人在申請相應的財產保全時,需要根據具體法院的要求準備其他相應的材料。例如,內地法院可以要求申請人提供擔保等,香港法院可以要求申請人作出承諾、就費用提供保證等。

四、簡易流程圖

結合上述分析,香港仲裁程序當事人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的流程如下圖:

內地仲裁程序當事人向香港法院申請保全的流程如下圖:


(責任編輯:買園園)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